非 藏 硬 件  非 藏 书 架   群 英 荟 萃   留 言 建 议

   

您当前的位置:非藏网(Pcang.com)主页(HomePage)非藏书架↔电话

电 话
作者:Kane  出处:Pcang.com原创 编辑:非藏网  校对:Lucky、Wendy

   夜深了, 四周静静的,而我怎么也睡不着。我不断地用深呼吸来释放心里莫名的思绪。这几天的天气 忽冷忽热的变幻着,季节的交替仿佛也要经过多次的较量,才能确定出最后的风向。

  滨海城市的 秋末,不时有闷热的天气在徘徊不去。有时候早晨天空洒下的阳光也是闪白闪白得刺眼;电视屏幕上的 气温预警符,也不断地在变化。我的思绪一度被这闷热的空气凝固,脑子里断断续续地出现空白,脑袋沉重得似乎把重力全都压到了薄薄的眼皮上。脑海中存储的的记忆和不断游移的思绪,似乎被那 闷热的夜色一段一段地删除。只要微微闭上眼睛,很快感觉到已经身处那想象得到却又看不到的三维空间中去了。

   窗外的街道神行人早已经匆匆归家,我却还是独自呆望着那方正的玻璃窗。这样的夜晚,陪着我的只有一台古老的电话机。传说夜深人静的午夜,每当时钟的时针和分针重合之际, 只要你闭上双眼轻抚电话,你会隐隐听到电话从遥远的那端,传来一个个的故事、一串串可人的笑声,或是一阵阵悲情的低噎.....

  已经整整一个月,家里的电话再也没有响过。如今只有孤独地呆在案几的一角,被冷冷的月光照射着。床头的收音机里,一首国外不知名的歌曲正在凄凄地吟唱,那是一首没有歌词的歌,带着些风雨和沧桑女声,在一声声哀怨的长吟中,仿佛带出一丝丝的呜咽,在这冷清的夜里,伤感的歌声,几乎可以把铁汉的眼泪,悄悄地带到参差不齐的胡茬上。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我在最近的半年里,泪点忽然变得很低,不论是悲喜都很容易被煽动。我开始不相信自己。

  无字的歌还在吟唱,我不知道她的歌声到底是在叙述自己的悲戚,还是在向谁诉说着什么故事。

  热烘烘的 黑夜,冷冷的电话,好像在茫然伴着我孤独无助的心。那古朴的电话摇把上,似乎袅袅残着一丝淡淡的女儿香,隐约觉得缕缕萦绕的纤纤玉指,正和着一把强壮的大手交织、抚握,一起把这不断的浪漫和缠绵, 发向无尽的远方.....

   我突然自己苦笑了一下,回想那些感人的片段,都已经是很久远的故事了。如今,只有那幽幽的台灯,还会殷勤地把电话的身影清晰地转贴到墙上。没有风的夜,花草丛中的小虫子都困倦得昏昏欲睡,不再忘情地蹦跳叫唤。窗外的花径,绿化带中的阴香树很清晰地把自己的身影复印到人行道上。月色很冷、很亮,如同远处射出的一束聚光灯,想看透树影下上演的一个个温情浪漫故事。不远处大路上,不断有一辆辆的小车飞快而过,车轮不断和热得发软的路面纠缠,“嘶啦”作响,车身拉起的一阵阵闷热气流,把树下的落叶高高地带了起来,又晃悠悠地甩落在到树头下。

   几案上的老电话恍若“滴铃铃”地响了起来,我拔足而去,把那黝黑的话筒紧紧地贴在耳边.....

  树叶冷颤似地抖动了一会儿,很快又平静下来,她似乎在冷笑我忘情的守候。此刻,我只是想听到电话的那端,有我熟悉的气息声。而我,也期待听到的是她的无助、依赖和悔意,而此刻的我又将铁下心来冷冷地 回避,我不能让她感觉到我揪心的失落。我同样希望她能用最短的时间,感受到我整整一个月的思念、懊悔、等待和煎熬。

  而眼前的一切却又是那么的寂静,我茫然不舍,扣上电话呆呆盯着楼下冷清的人行道。那里已经没有了我熟悉的身影和等候,只有那偶尔飘落的枯叶,会给夜深平淡无奇的路面添上几笔淡淡的色彩和影子,尽管那只是一些枯黄的落叶,灰黑的柏油路也能因此赋予了生命的色彩。这个时候,哪怕是一个陌生路人的出现,或是夜巡的警车。我也感觉到这个孤寂的夜晚会多了一丝色彩,也多 了一分期待

  电话很安分地缄默着,我的眼皮重重的直往下压,我极力挣开,朦朦地望着窗外。我在等待,我在憧憬。我追踪着那轮胎飞快远去的声音,一阵一阵地远去。我努力猜想,那车上的人是否正在驾驭着两个人共 同的梦想;或是在追赶着一出即将谢幕的闹剧;还是无情地把今天胡乱塞进车厢,匆匆抛送到无人的海滩,让海水冲刷得无影无踪.....我极力地终止正在给自己的梦想的彩排,我的眼前,依稀看到的舞台上,无非是一出残酷的独角戏。

   电话,太让人费解的东西,一根细线连接的的另一端,却是无穷的延伸,谁也看不到尽头,谁也猜不到去向。而谁又都想把这无尽的思忆,不断地缠绕在那长长的电话线上,向着不同的尽头延伸。纵然电话线的两端,不断有新的故事在 出现,也有理不清的思绪在蔓延。那长得不怎么样的摇把,摇一摇,竟然如同潘多拉盒子一样,能摇出不同的美梦和失落 ,甚至是噩梦。

  懒懒地坐在木地板上,我赤 溜着的脚丫已经开始麻木。宽大的实木床沿硬绑绑地在身后面顶着我的后脑勺。窗外酒店的霓虹灯光一片一片地帖将过来,在我的身上、脚下涂抹上不断变幻的色彩。那透亮的月光,也不顾百页窗的割裂,一片片迫不及待地地挤将进来。我的眼皮一次次地在上下挣扎着。没有她的气息,我的空间多了分孤独和茫然。没有她的声音,电话似乎也很快老去。但我,却依然在默默守候,我期望一个熟悉的身影悠然在眼前出现,我等待那 熟悉的身影,和她毫无牵挂而又忘情的笑声,猛然把这凝固的空间打破。

  电话铃又响了起来,我紧紧贴在耳旁。电话的那一端,却始终没有她的声音,我嘶声地喊着她的名字。而我,却只能听到飞驰而过的汽车引擎声、繁华街道上涌涌的人潮,还有那交通灯急促的催促声。剩下的,只有那“呼呼”的风声在嘶哑地回应着我,我依然努力地捕捉每一个细节来证实她 正在回来的路上。此时,她或许正在听着我睡房中回荡着的那首无字歌.....

  双手紧紧地握着话筒,手心的汗水陡然多了起来。我不顾一切地把这仅有的机会抓住。我不停地摇晃、拍打那厚重的电话。我不知道她此时是在遥远的国度中,还是仍然在我们熟悉的城市里。我突然感觉到一个很细小的声音从那端传来,我知道,那是她的眼泪已不断地滴落在话筒上,我想她此时正在极力忍住哭泣。我突然明白,这个世界很大,而我熟悉的 故事只有一个;这个世界却又突然变得很小,因为,有了通向平线那端的电话。

  我们都在等待,我们只期待着一个结果,不论是先从电话的哪一端响起,那都将是终结我们煎熬的瞬间.....我们都知道,这种巴士底狱般的残酷,无论是意味终结的两个字还是扭转乾坤的一句话,此时都变得沉重无比,不断地冲击我们疲惫的心房、不断地透过电话线,来回地冲击着电话的两端。

  我的心冷颤似地哆嗦了一下,我只能狠狠地揪一把自己的头发.....

  终于,我听到电话的那端很幽怨、很解脱的哭声。我压抑许久的喉咙,也突然被一股难以言状的气流冲击.....,我大声呼喊着她的名字,尽管我的声音已经含混不清.....

   她来了,她走了 !

   我朦胧地睁开双眼,让思想回到只有月光的房间中,我拉着床沿无力地站了起来。那古老的电话依然静静地趴在角落里打盹,一只多边形的小蜘蛛在上面“滴答滴答”地忙碌着。无字的歌早已谢幕,只剩下沙沙的调频电流声还在断续地刺激着我的耳膜。我知道,她将不再回来摇动这装满故事的电话,我也不会再听到电话里有她熟悉的笑声。

   但此刻,她在哪里?我还是无尽地等着电话响起,因为我只是想告诉她.....

  “滴铃铃.....”电话终于响起,

   Laura,是你么?我来了.....

 

 

粤ICP备10073366©2004-2018 Copyright Pc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非藏网版权所有